墨痕

一个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的学生党

可能是flowerfell福

上色渣,就黑白吧。

近几个月的黑历史

第一张是最新的,越往后越黑历史。

小丑

*曲梗《暗い森のサーカス》

    马戏团里的小丑,没有存在意义的丑八怪,带着地狱的印记降生的怪物——是我。

这位朋友,请等一等。
你听说过阴暗森林马戏团吗?
森林深处的那个奇异的马戏团。
马戏团里有你没见过的精彩表演,只接待想看表演的人。
最重要的一点:成员都很快乐!

「のね、奥の奥にあるんだ。そのサーカス
森林的深处 有着一个马戏团
座长は大きな目に高い背、10メートル
团长有著大眼睛和10公尺高的身材」

    马戏团里的大家,都是些奇怪的家伙:
    长着马的下半身的歌姬,十米高的巨人,共用一个身子的双子。
    但,与自己不同的——他们曾是人。

「二つあたまミセモノ、异形の歌姫に
冷たいもの食べるの、青いけものが
有著两颗头的怪物、异样状的歌姬吃著冰冷食物的蓝色怪物」

    白天微笑着唱歌,跳舞,唱着欢快的歌引起台下的掌声与欢笑;夜晚铁笼里绝望地悲鸣  着“快要烂掉”,舔舐着渗血的缝合处。
    透过铁笼都能感受到的悲伤,孤独,痛苦,绝望。
    而我是这马戏团里的小丑。
    这里全是些寂寞的家伙,在深渊里挣扎到绝望。相比起来,我那一点小小的悲伤是微不足道的孩童的哭泣。
    "I'm fine."
    红发的小丑小声对自己说。

「った実 熔ける目に 烂れた肌が映るの
死にたいよ死にたいよ ここから出してください腐败的身躯 溶化的眼睛 映照著烂掉的肌肤
好想死 好想死 请放我出去」

    生来就是这幅模样——血红的右眼,凹凸不平的皮肤,龟裂的左手。
    天生不需要化妆的小丑。
    暴雨的街头,湿透的怪物,路过的巨人,通往森林深处的小路,温柔地接纳了小丑的异形马戏团。
    比起那些在纯白色房子里挣扎的其他人来说,真是得到了天神的眷顾一般。

    我的工作是制造笑声。
    发自内心的,虚伪的,苦涩的,嘲讽的,畸形的,狰狞的,扭曲的笑声,是我价值的体现。
    舞台上的小丑,不需要技巧。
    故意犯错,故意摔倒,爬起来做一个夸张的笑脸。
    听着台下的笑声,摸着疼痛的伤口。
    这样的小丑,身处人气榜的最底端。

    我存在的意义,是制造微笑。
    安慰着夜晚里哭泣悲鸣的大家,帮他们拭去悲伤的眼泪。
    试着用白天的伎俩让他们笑。
    然而再怎么努力,那空洞的眼睛里仍不断涌出泪水。
    我不该存在。

『「苦しいよ苦しくて仕方がない」と
彼女は言ったんだ それでもこのサーカスは続くんだ
「好痛苦 痛苦得受不了」她这样说著』

     “没用的,你不过是个小丑而已。你真以为你能带来快乐?”心中默念。
    抱紧自己的膝盖,咬紧牙关。
    “不许说绝望的话。”对自己说。
    哪怕同样深陷绝望。

    "I am happy."

「今晚 让您观赏的是
背负尘俗的因果的
空虚的爬行著 忌讳和报应的孩子
连呱呱坠地时颤抖的手足也不能拥有的孩子
哭出声来连舌头都让人割去的孩子
带着恶魔的吻痕来到这世界的孩子
将那遮住头顶的乌云
当作乳母爱慕著浮现出那笑容的
哦哦 那笑容的可怕! 那笑容的恐怖
畸形儿!
只有想看的人才可以过来哦」

一个预录消息

【食用说明】

*时间线大概是在Taylor上了铭绿号后点燃镁火之前。

*应该是刀子(劣质刀)

*渣文慎

以上
——————————

[通话接入]
[建立连接]
[接受信息]
[播放预录消息]

Hi,收到这个消息的陌生人你好啊。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不是一个陌生“人”)
让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1.你是一个人类吗?
2.你现在在地球吗?
3.你见过会瞬间转移自动修复无所不能的人吗?
你见过这样的“人”吗?
[泰勒正在(假装)等待回信]

我装不下去了,老实说,这不过是个预录消息而已,我根本就不可能收到回复啊。
哦,上帝。虽然我听(看?)不到你的答复,但你和我说的绝对是“没有”对不对。
——求你千万别告诉我现在地球上也有眼睛发绿的人或者黏糊糊绿油油的小怪兽。
那么我忙活这么久把自己弄得满身狼狈不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呃……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泰勒正在平复情绪]

好了!
我又元气满满地回!来!了!
言归正传,你能帮我几件事吗?

哦,真是抱歉啊,我忘记自我介绍了。
如果你是那个人而我又说到了什么(几乎是全部)你知道的,不要打断我。(你可以稍微走会儿神)
咳咳*清嗓子*,你好,我叫Taylor,来自地球。
……是一个走了狗屎运当上宇航员的理科生。
我原来的任务只是来观察那些可爱的小老鼠们在外太空的身体状况的。
直到我乘坐的瓦里亚号“轰”地一下撞上了一个寸草不生的星球断成了两截。
我搭上了一个救生舱,弹到了一个距坠毁点两个小时路程的地方。
——告诉你在外太空连一个说话的生物都没有是一个多么令人崩溃的状态啊。
毕竟我又不能用自己的IEAV服或者只能显示文字的通讯器玩贪吃蛇。
——于是我用每个救生舱都配备的通讯器联系上了一个人。
(然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甚至性别
后面我会用“他”来称呼)
在他的陪伴下,发生了一堆事。
总之就是,他指引我救下了阿亚船长,逃到白星号上。
在他的陪伴下我初识了格林怪(那个绿色的会寄生的小家伙。吃它你就能获得超能力,当然代价是失去自主意识)
但我很对不起。我开着截下白星号的铭绿号,和一船的格林一起飞向黑洞。
呃……
[泰勒正在忍住不哭]

大概就是这样的。
抱歉稍微说多了点。
其实你收到这个消息我多半已经在黑洞里了。
我的IEVA服一旦检测到我的生理状态和周围环境的异常,这个预录好的信息就会向太阳系发送。
所以你能帮我做几件事吗?

帮我和这个地址【马赛克】的人写个信,说Taylor不能回来过复活节了,并让我妈妈照顾好我的猫。
哦,能帮忙附一束康乃馨吗?
如果你愿意帮我垫钱的话。

还有就是,能不能帮我找一下那个帮了我的人呢?
找到了请把这个文件【来自太空的信.txt】发给他,密码是那个让他帮我记的锁厨房门的密码。
还有……帮我和他说声对不起。

最后,你能不能发几张地球上的图片给我呢?
我知道我大(yi)概(ding)收不到,但是……
[泰勒正在鼓起勇气]

可是……
我想家了。

[预录消息播放完毕]
[该消息来自:铭绿号]

遗忘

    来发黑历史。很久以前的文,文笔很渣,翻出来把结尾补上了。
     叙述顺序奇怪因为写的时候有很多设定没表达出来所以很难看懂。
    总之渣文请自动避雷。
    【来自作者诚恳的食用说明】
——————————————————————————————

01

    少年遗失了很重要的记忆,他在寻找。

    “这次初中同学聚会有几个人没来?”

    “就3个人。A去了M国,她说她到不了。”

    “那另外两个呢?”

    “另外两个人……”说话的人脸上露出迟疑的神色。

     他看着,突然明白自己忘了什么。

     关于那个少女的回忆突然冒了出来,但唯独她的脸是模糊的。

    没办法找到了吧。

    仅剩的记忆是碎片,像是丢失了大部分碎片的拼图,拼凑不出完整的图案。

    尽管无数次欺骗自己,但少年知道,心底中她的地位。

    友情太淡,爱情太浓。

    大概是喜欢。

03

    最后一次见到她是隔着重症监护室厚重的玻璃。

    她说想要见他,可是被医生拒绝了。尽管隔着玻璃,他还是清楚地看见那一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少年攥紧了手,但他什么都没有做。

     不能去打扰她。

     她比初见的时候瘦了不少,手上的血管清晰可见。她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朝玻璃对面望去,似乎是想找到原本约定好出现的少年。

    但少年早就躲进了她目光触及不到的墙角。

     他不敢去触碰那束光,因为太过温暖的光,会灼伤人。

     那颗本就残破不堪的心被少年亲自扔入大海,被无边的黑暗吞没。

     窒息,向下,沉没至底。

02

    少年只是依稀记得,她笑起来的样子足以让天地都黯然失色。

    他梦见过,她拖着行李慢慢走向远方。似乎感受到少年的目光,她的背影停了下来,慢慢转过身,自顾自地说着:

    “我要走了,一个人时对自己好一点。”

    “你很会照顾别人,但总是不顾自己的感受。所以,有时你真的很让人担心啊。”

    “别再让自己受伤了,会疼。”

    “还有……”

     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身影越来越淡。

    “总之要离开了呢。”她笑了,眼泪却再也控制不住大滴大滴地落下。

    “我要走了,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她依然在笑,眼泪滴在了空虚之上,开出晶莹的白花。

    少年在梦中至始至终就是一名冷静的旁观者,无悲无喜,只是心脏闷闷地发疼。

    是因为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再见。

    他对虚空挥挥手。

04

    声音渐渐听不到了,眼前的图画也变化了,同学聚会的热闹变成了那一个夕阳的颜色美得令人窒息的傍晚。他知道,那是记忆。

    少女正为他包扎膝盖上的伤口,眉头紧锁。

    “你明明可以照顾好自己。”少女犹豫了很久,终于开口说。

    少年抿了抿嘴,目光低垂,说:“对不起。”

    “其实没必要说对不起。”少女突然盯着他的眼睛,“答应我,以后要照顾好自己。”

    “……好。”他叹了一口气,妥协似的,终于答应下来。

    “你答应了啊,拉钩!”她的眉头终于舒展开,笑着伸出小拇指,神采飞扬。

     “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他嘲讽道,手却也伸出去,勾住了少女伸出的小拇指。

    画面突然消散,没有一点儿预兆,小拇指上却还依稀残留着阳光般的温暖。

    初中同学聚会的画面,如同当年的教室一般的嘈杂。

    只不过,大家都长大了。而且,再也回不去了。

05

     “那两个人中,有一个永远都来不了了。”说话的人叹了一口气。

     “谁?”

     少年听着对话,突然想起来她的名字。

     小唐。

    “小唐从有先天性心脏病,去年突然严重了起来,被送到国外去治疗。”

     少女戴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忽然浮现在面前,白默感到心脏隐隐作痛。永远都不会再来的人,是她吧?

    “小唐……死了?”

    “没有,你听我说完。”那人摇摇头,接着说,“但是今年病情渐渐好转了。”

     “永远来不了的人是他。”他压低了声音。

     声音不大,却像是雷劈进大脑,耳朵旁嗡嗡作响,惹得人几乎无法思考。少年低头看,自己的脚下没有影子。

     原来死去的人是我。

     他想着。

06
     疾病突发是在七天前的晚上。

     在同学聚会前病逝,真是讽刺。

     都说人死后第七天会回来,那便是今天了。

     记忆为了让他察觉不到已死去的事实,把自己修改成了他能接受的模样。

     他低下头,缓缓走出人声鼎沸的大厅。

     他坐在最近的一个长椅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慢慢黑了下来,一群人说笑着走出酒店。

     最后少年的身影慢慢消散了。

07

     原来他遗忘的只是他已死的事实。

     除此之外,一切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