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痕

一个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的学生党

重玩换了一个汉化的版本发现翻译打错字。

【我知道你是手滑但是这样的的错字……】

所以汉化组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汉化是扑家的)

遗忘

    很久以前的文,文笔很幼稚,文章很多套路,今天翻出来把结尾补上了,然后把黑历史发出来。
     以及叙述顺序奇怪是因为,写的时候有很多设定没表达出来所以很难看懂。
    总之渣文请原谅。
    不好的地方请指出来(虽然可能说不完)。
    【来自作者诚恳的食用说明】
——————————————————————————————

01

    少年遗失了很重要的记忆,他在寻找。

    “这次初中同学聚会有几个人没来?”

    “就3个人。A去了M国,她说她到不了。”

    “那另外两个呢?”

    “另外两个人……”说话的人脸上露出迟疑的神色。

     他看着,突然明白自己忘了什么。

     关于那个少女的回忆突然冒了出来,但唯独她的脸是模糊的。

    没办法找到了吧。

    仅剩的记忆是碎片,像是丢失了大部分碎片的拼图,拼凑不出完整的图案。

    尽管无数次欺骗自己,但少年知道,心底中她的地位。

    友情太淡,爱情太浓。

    大概是喜欢。

03

    最后一次见到她是隔着重症监护室厚重的玻璃。

    她说想要见他,可是被医生拒绝了。尽管隔着玻璃,他还是清楚地看见那一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少年攥紧了手,但他什么都没有做。

     不能去打扰她。

     她比初见的时候瘦了不少,手上的血管清晰可见。她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朝玻璃对面望去,似乎是想找到原本约定好出现的少年。

    但少年早就躲进了她目光触及不到的墙角。

     他不敢去触碰那束光,因为太过温暖的光,会灼伤人。

     那颗本就残破不堪的心被少年亲自扔入大海,被无边的黑暗吞没。

     窒息,向下,沉没至底。

02

    少年只是依稀记得,她笑起来的样子足以让天地都黯然失色。

    他梦见过,她拖着行李慢慢走向远方。似乎感受到少年的目光,她的背影停了下来,慢慢转过身,自顾自地说着:

    “我要走了,一个人时对自己好一点。”

    “你很会照顾别人,但总是不顾自己的感受。所以,有时你真的很让人担心啊。”

    “别再让自己受伤了,会疼。”

    “还有……”

     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身影越来越淡。

    “总之要离开了呢。”她笑了,眼泪却再也控制不住大滴大滴地落下。

    “我要走了,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她依然在笑,眼泪滴在了空虚之上,开出晶莹的白花。

    少年在梦中至始至终就是一名冷静的旁观者,无悲无喜,只是心脏闷闷地发疼。

    是因为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再见。

    他对虚空挥挥手。

04

    声音渐渐听不到了,眼前的图画也变化了,同学聚会的热闹变成了那一个夕阳的颜色美得令人窒息的傍晚。他知道,那是记忆。

    少女正为他包扎膝盖上的伤口,眉头紧锁。

    “你明明可以照顾好自己。”少女犹豫了很久,终于开口说。

    少年抿了抿嘴,目光低垂,说:“对不起。”

    “其实没必要说对不起。”少女突然盯着他的眼睛,“答应我,以后要照顾好自己。”

    “……好。”他叹了一口气,妥协似的,终于答应下来。

    “你答应了啊,拉钩!”她的眉头终于舒展开,笑着伸出小拇指,神采飞扬。

     “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幼稚。”他嘲讽道,手却也伸出去,勾住了少女伸出的小拇指。

    画面突然消散,没有一点儿预兆,小拇指上却还依稀残留着阳光般的温暖。

    初中同学聚会的画面,如同当年的教室一般的嘈杂。

    只不过,大家都长大了。而且,再也回不去了。

05

     “那两个人中,有一个永远都来不了了。”说话的人叹了一口气。

     “谁?”

     少年听着对话,突然想起来她的名字。

     小唐。

    “小唐从有先天性心脏病,去年突然严重了起来,被送到国外去治疗。”

     少女戴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忽然浮现在面前,白默感到心脏隐隐作痛。永远都不会再来的人,是她吧?

    “小唐……死了?”

    “没有,你听我说完。”那人摇摇头,接着说,“但是今年病情渐渐好转了。”

     “永远来不了的人是他。”他压低了声音。

     声音不大,却像是雷劈进大脑,耳朵旁嗡嗡作响,惹得人几乎无法思考。少年低头看,自己的脚下没有影子。

     原来死去的人是我。

     他想着。

06
     疾病突发是在七天前的晚上。

     在同学聚会前病逝,真是讽刺。

     都说人死后第七天会回来,那便是今天了。

     记忆为了让他察觉不到已死去的事实,把自己修改成了他能接受的模样。

     他低下头,缓缓走出人声鼎沸的大厅。

     他坐在最近的一个长椅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慢慢黑了下来,一群人说笑着走出酒店。

     最后少年的身影慢慢消散了。

07

     原来他遗忘的只是他已死的事实。

     除此之外,一切如常。

再重发一遍
作为一个上色废来说涂色涂得我真的怀疑人生
真佩服我有勇气发出来
蹭个tag

2p是滤镜后
3p是滤镜前